您的位置:凤城旅游网 > 天气预报 > 内容

记者节特别策划:感受新闻背后的故事

时间:2021-06-10 21:05:01    编辑:凤游人

  编者按:今年的11月8日是我国第15个记者节。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、人民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今天,在媒体融合的趋势下,新闻工作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。放下自己的酸甜苦辣,气象新闻工作者客观忠实地记录着气象事业的发展进程。他们带着从事气象新闻宣传工作的艰辛与荣耀、失落与骄傲,砥砺前行,为气象事业的发展贡献着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  
一件幸福的事

  著名媒体人白岩松曾用一句“痛并快乐着”来回顾自己十余年的新闻生涯。媒体工作既简单也复杂,说它简单,它其实就是“讲话”,把你看到的事情讲给更多人听;说它复杂,因为它不仅仅是描述与记录,它是用时间与付出酿就的一坛陈酒,既香且烈。  
  一
  中国气象报社是行业媒体,承担着行业党报、官方传媒的责任。刚入职,“师父”就告诉我,做党报和做社会媒体还是有一定区别的,政策性要强,站位要高,关键是不要出错。旋即,他又摆出一副算命先生般诡异的笑容说:“报社有个魔咒,平时顺风顺水,但是受到领导表扬之后,稿件就总会出问题。”
  当然,他这样说,是要让我们怀有敬畏之心。做媒体,谨慎其实就是一种操守。
  在我和小N看来,“师父”是一个比我们有“理想”的人。他放弃薪水高、休假多的工作毅然“北漂”,为的只是圆自己的“媒体梦”;在报社,无论是否轮到他值班,他几乎都是最晚离开单位的那个人。他还说过,有一段时间,他连梦里都在祈祷第二天出版的报纸不要出错。
  后来小N对我说,来报社刚刚半年,她也开始做同样的梦。
  诚然,论影响力,《中国气象报》难与社会媒体相比,但毕竟有几万人在看这份报纸,毕竟有数百万人关注了我们的网站和新媒体,而我们,亦代表着中国气象工作者的声音。战战兢兢也好,如履薄冰也罢,知道敬畏,是因为懂得肩头责任。
  二
  那晚7点多,小N和朋友在饭店刚刚点完菜,一个电话打来,“小N,恐怕你得回来下,那篇稿件需要你修改。”
  尽管电话那头小N抱怨得像头小狮子,但她还是再次放了朋友“鸽子”,坐出租车赶回报社。
  有时候,做媒体真的是一件很残忍的工作,它像是一个巨型的榨汁机,一旦运转起来,会将你的时间、生活彻底搅乱,连渣都不剩。曾坐在我身后的小J,一个瘦小得像剪纸画般的女孩,由于负责要闻采访,一周里有4天无法按时吃饭;加上要闻采写的精神压力极大,一年下来,身形愈发憔悴了。
  有份杂志说,记者是一项“短命”的职业——饮食无规律,节奏常混乱,压力无穷大。“师父”总爱“忽悠”我们,说大家忙完这一阵儿,就可以轻松些了。但我们清楚,做媒体,很多时候像是在爬山。一路上,我们可以看到最美的风景,却也需要涉足最陡峭的路。我们相互扶持,踏破荆棘,原以为山顶是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,上来了才发现,前方还有一个又一个高峰。
  
  三
  我曾向小N吐槽说,在中国气象局大院里,报社与中国气象局应急办、中央气象台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在大半夜还会亮着灯。
  “重要活动或会议,必须在当天完成报道工作,确保第一时间见报、见网。”这条新闻界的“铁律”同样适用于这里。同时,由于气象新闻的特殊性,报社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截稿时间,只要有新闻,就有记者和编辑坚守在采编一线。
  有一次,中国气象局领导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参加活动。这次活动的安排极为紧凑,从早上一直持续到前半夜;但受条件限制,只有一位记者站的记者负责采写。
  由于存在时差,那边华灯初上,这厢却已经夜深,紧张而繁重的新闻采写工作却刚刚开始。从报纸、网站的编辑人员,到值班主任,再到值班社领导,大家能做的,只有相互鼓劲。
  就像台风来临前,预报员会24小时持续紧盯风云变幻;暴雨导致自动气象站出现故障时,维修人员要第一时间去检修。我们唯有勉励自己,这是用新闻精神在诠释气象精神。
  
  四
  今年8月3日,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里氏6.5级地震。几天后,我作为报社特派记者,与云南记者站的同事一起进入震区进行采访。
  直击新闻一线,既是新闻人的梦想,也是必须经受的洗礼。根据震区管制要求,我们虽被允许进入震区采访,但必须撤到几十公里外的昭通市区居住。每天,我们要在早上7点前进入震区,当夜幕开始降临,我们才会乘车沿山路折返。颠簸中,偶尔发生的余震似乎已不那么可怕。
  在震区的这些天,每天深夜才能开始写稿,而在几千公里之外,也有其他人在彻夜奋战。同一时间,在江苏,她在采访南京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气象保障服务;在四川,她在采访暴雨泥石流灾害应急工作;在黑龙江,“绿镜头·发现中国”报道组的同事,也在利用晚上的时间,紧张整理一天的收获。
  那天凌晨3点多,我刚将采写的稿件传回报社,QQ一响,报社传媒策划中心的同事也从黑龙江将稿件发回北京。
  一刹那间发现,同样的月光下,不只你一个人在战斗。
  
  五
  小J离职的那几天,明显感觉到,“师父”有些落寞。
  当梦想照进现实,有些东西,我们必须学会承受。媒体人也是独立的个体,我们或许可以感同身受,却无法切身领悟个中心酸,正如,谁也无法说清楚,小J究竟在背后流过多少眼泪。我们只知道,她将疲惫、委屈、欣慰,酸甜苦辣全都浸透在一篇篇稿件中,最终得到了上上下下的认可——能做到这一点,真的很不容易。
  事实上,在任何一个媒体,人员的流动性都很大。同事说,几年来,在报社,曾多次上演人走人来。然而,5年也罢,50年也罢,谁又不是一个过客,关键在于我们得到了什么,又能留下些什么?
  于是我告诉小N,大抵从7年前开始,我就选择了新闻这条路。每天清晨,拿到那张还散发着些许墨香的报纸,那心情,像一个母亲在经历生育阵痛之后,看着自己诞下的婴孩。
  做一件能做好且愿意坚持去做的事,或许真是件幸福的事。(段昊书)


 

我们的光荣与梦想

上一篇:国际气象科技前沿系列报道

下一篇:当气象主播、感受人工增雨,快来2021气象科技活

热门旅游文章

推荐旅游文章